快捷搜索:學生應該如何掙錢  

學生應該如何掙錢-娃娃主播越來越多 網絡直播要不要設年齡門檻引爭議

學生應該如何掙錢,娃娃主播越來越多 網絡直播要不要設年齡門檻引爭議。

“她只不過是準備考中戲,而我已經紅了!”“我打算放棄高考,當主播一年可以掙好多錢。”你能想象,這些話來自于一名沉迷直播間的高三學生嗎?

記者近日打開直播平臺發現,娃娃模樣的小主播頻繁出鏡。在近日熱播的電視劇《少年派》中,高三學生林妙妙也多次表達“寧可犧牲學業也要做主播”的愿望,這不僅急壞了電視機前入戲太深的觀眾,也給現實生活中遇到此類問題的家庭敲響了警鐘。

當下,直播行業激烈競爭,幾大頭部平臺不遺余力拉動更多用戶向主播打賞付費。不過,在商家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直播江湖如何面對“未成年人”成為現實而緊迫的問題。

小主播忙著掙錢找成就感 小粉絲忙著花錢刷存在感

當學習變成了邊寫作業邊賣萌,家長恐怕要坐不住了。這是記者近日在YY平臺上看到的真實一幕:一名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自稱“05后”的女生,共在平臺上發過3段視頻,其中有一段主題為“明天就考試啦復習ing”。在這段視頻中,她剛在英文單詞本上畫了兩下就停下來,或是用筆敲敲腦袋,或是對著鏡頭嘟嘴眨眼。除了拍攝學習狀態,還有小主播直接在視頻里打出“一起逃課”的字樣。記者看到,在快手平臺的一段視頻中,自稱“初二小姐姐”的女孩兒,時而播放逃課視頻,時而當“模特”為多款護膚品做推銷。

“你一天直播都播什么啊?” “簡單,你就對著鏡頭聊個天、唱唱歌就可以,甚至對著鏡頭寫作業他們都愛看。”這是《少年派》里兩名高三學生對直播內容的一段描述。記者在幾大直播平臺瀏覽多日發現,歌舞表演確實是小主播們普遍偏愛的一個主題。然而,即使不唱不跳、單純聊天,也有觀者來“打賞”。

“感謝老鐵送來的棒棒糖!”8月28日晚9點多,記者打開花椒直播,隨意進入一個直播間。只見鏡頭前,一名穿著白色T恤的短發男孩正在賓館里,邊吃葡萄邊與同伴和粉絲聊天。原來,這名看上去只有十幾歲的男生,正在直播賓館住宿實況。記者在評論中問道:“你多大?”該男孩答:“16。”與他一起直播的同伴則說:“我都17了!”白色T恤男孩兒還向記者介紹著,不滿18歲也可以通過審核做主播,他目前已經不上學了,喜歡玩直播是為了多交幾個朋友。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多個電競直播間,雖然很難通過聲音判斷主播的年齡,但未成年人做主播的現象比比皆是。“有些正處在上學年紀的人,還沒有上大學,或是高中輟學后就走入職業電競俱樂部。有的俱樂部會請這些人去做直播,賺點外快。”

小主播們傳播的信息量還不止如此。讓記者感到震驚的是,一名小主播在視頻中說道:“大家好,我是‘00后’小媽媽,歡迎你們”。鏡頭里,還一臉稚嫩的她,懷里抱著一名正在熟睡的嬰兒。

屏幕里的小主播忙著掙錢找成就感,屏幕外的小粉絲則忙著花錢刷存在感。就在昨天,一名12歲少年在CC直播打賞近6萬元的消息引發高度關注。面對記者的采訪,這名少年坦言,銀行卡是趁父母上班時偷偷綁的,在直播平臺上隨便看。其實,類似的案例已屢見不鮮。去年,一名11歲女孩兒也先后35次向直播平臺打賞50060元;另一名同樣大的女孩兒則直接將母親辛辛苦苦掙的12.6萬元全部用于直播打賞。

關注上網“原住民” 家長莫被短利遮了眼

“現在的青少年從小就是網絡‘原住民’,且觸網年齡越來越早,直播為他們提供了一個休閑娛樂并獲得贊賞的便捷渠道。”中國青少年宮協會媒介與教育工委會常務副主任張海波分析道,青少年沉迷直播有多個原因,從未成年人心理發展來看,10歲至14歲屬于“青春期前期”,與人交往、被人認可的需求極為突出。在現實生活中,孩子們的朋友圈是有限的;在直播平臺上,孩子們面對的卻是來自各個年齡層的、更為復雜的群體;再加上做主播門檻較低、可以收到打賞,這一平臺便快速滿足了孩子們的需求,甚至讓孩子們“上癮”。

記者采訪發現,在現實生活中,當發現孩子沉迷直播后,有的家長會像電視劇中上演的那樣:如坐針氈、大發雷霆,沒收手機電腦、斷開家里Wi-Fi。不過,也有的家長舉雙手支持,好像發現了全家掙錢的“新大陸”。一名在北京做育兒嫂的女士就向記者介紹:“孩子今年17歲了,學習不好,我打算讓他畢業后去學美發。這幾個月,他在直播平臺上又唱又跳又耍酷,人家現在比我工資還高呢!”

如果家長發現孩子迷戀直播,什么才是正確的處理方式?由“打賞”獲得的短期利益,足以蒙蔽家長的雙眼嗎?張海波告訴記者,家長對孩子上網行為的關注越早越好,若發現孩子在觀看不良視頻內容,應該馬上制止并講明道理,同時通過一些網絡軟件合理限制孩子的上網行為。“未成年人過早參與直播,危害很明顯。目前網絡直播內容良莠不齊,沒有任何分級,有些內容打擦邊球,甚至涉及低俗色情內容。另外,打賞的錢來得太容易,使一些青少年有了不用多少辛苦勞動就能掙到錢的意識,他們還不成熟的價值觀很可能就此歪曲。”

張海波進一步指出,直播平臺以盈利為目的,并不會為孩子權衡“赴一場荒廢學業的直播旅行”是否值得。“當孩子還處在學習的關鍵時期,家長的長遠眼光和耐心勸導至關重要。”此外,平臺方也該嘗試將內容分級,完善主播的準入門檻。

主播年齡邊界引爭議 立法規定不具可行性

“玩直播應該限制年齡嗎?”這是人民日報官方微博近日發起的一則投票。在近70萬參與網友中,超過95%的人認為“應該限制”,過半數人認為開直播應以“18歲”為限,超2成人認為應以16歲為限。近日“出爐”的一份《中國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政策研究報告》也建議,限制14歲以下兒童開直播、發視頻,僅允許在父母同意或陪伴情況下使用。對此,有家長向記者呼吁多方共治:“直播平臺應從實名注冊這一關開始,防止未成年人做主播,而法律要對違反規定的平臺予以懲治。”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對于網絡直播進行規范的,主要是《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這其中并沒有對于直播的年齡及權限進行規定,目前也沒有其他法律、法規、政策文件或行業標準有這方面的規定。

既然如此,是否應該在立法層面去禁止未成年人做主播?趙占領認為,這不太具有可行性,因為這違背基本的法理和立法精神。“未成年人做主播的目的有兩種可能:一是完全為了娛樂,這種目的沒有理由禁止,只是需要對其行為進行規范,如有違反法律規定的,直播平臺及監管部門可以對其進行處罰;另一種是以獲取打賞、賺取收入為主要目的,這種可能屬于以營利為目的,現有法律法規禁止用人單位雇傭童工(個別特殊情況除外),但是主播與直播平臺通常不是勞動關系,只是合作關系,不存在非法雇傭童工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趙占領建議,對于未成年人做主播,應該對其行為進行嚴格規范。同時,直播平臺應該引導未成年人主播堅持正確導向,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培育積極健康、向上向善的網絡文化。

本報記者 殷呈悅

本文來自懷豐公路新聞,由【專家投稿人:周陸】原創原創,歡迎觀賞。

主播,電競,YY,多用戶,打賞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AG百家樂官方網站AG賭博游戲AG亞游ag百家樂官方網站AG申博agAG亞遊集團亞遊集團澳門百家樂官方網站亞遊AG8AG亞游積分AG亞游官方網站 贵州快3开奖结果